电工电气网

当前位置:首页
>>
>>
正文

中美纺织品PK大戏悄然谢幕

第一幕:紧急磋商

场景一:6月4日北京饭店中美部长面对面

出场人物:中国商务部长薄熙来、美国商务部长古铁雷斯

也许前入世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做梦也没有想到,四年前怀着美好愿望、费尽千辛万苦签下来的入世协定,如今却变成了中国纺织品业900万人口的“苦果”,当年谈判者的是非功过我们无意于讨论,也无从讨论,因为有关方面的详细资料至今还未公布。但是不管怎么样,今年中美之间的这场“纺织品大战”正在轰轰烈烈地上演着。

5月份,布什政府对中国输美的7类纺织品抡起了“特保”大棒。古铁雷斯,美国商务部长,正是布什政府抡起“特保”大棒的前台人物。古铁雷斯把中国的纺织品作为上任的“第一炮”。

薄熙来,去年3月担任商务部长,5月30日上任以来首次出现在中国国务院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自6月日起取消8种纺织品出口关税,薄熙来面对“强人”古铁雷斯,没有丝毫地退让,“你给我们的企业加上半斤的压力,我就要给它撤掉八两的负担”。

在这危急时刻,“强人”古铁雷斯也慌了,临时决定访问中国。6月4日上午,薄熙来与古铁雷斯北京会谈。

薄熙来指责美方不该单方面设限,中国纺织业涉及几千万人的就业问题,中方在原则性问题上不会让步。

古铁雷斯则表示不希望引发贸易战,希望中国理解美国政府国内的政治、舆论压力,并且直言说,中美之间“除了知识产权问题,一切都是可以协商的”。古铁雷斯这次似乎“醉翁之意不在酒”。

场景二:6月7日神秘地点第一轮视频磋商

出场人物:神秘的谈判代表

6月8日,外界才从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副会长曹新宇口中得知磋商已于一天前开始,是视频磋商。然而神秘的视频磋商的人物、地点、内容,我们都无从得知。就像当初中国入郑州治癫痫病上哪家医院最好世谈判期间,媒体从中国方面得不到任何关于谈判的消息,美国驻华使馆新闻处反而成了记者们惟一的消息来源。

业内人士预测,中美可以以中欧模式为样本,很快就能达成双方一致的协议,但后来却未果而终。

第二幕:一度“难产”

场景一:7月8日-9日北京第二轮磋商

出场人物:神秘的“蒙面”代表

7月的北京,很炎热,谈判的小道消息满天飞。第二轮磋商在大家的猜测声拉开帷幕,商务部官员说,磋商内容仍停留在技术层面,磋商级别确定为司局级。

鉴于第6届中美商贸联委会7月日将召开,外界推测磋商可能会为联委会做些准备,到时联委会将会公布磋商结果。

专家说技术层面的磋商主要包括纺织品输美增长基数、幅度、设限时间等方面。

谈判第二天,商务部发布公告,此次和美方讨论了对设限的七种纺织品的设限依据、水平、增长率等,会继续磋商。

美国纺织品生产商与进口商各自向政府提交了建议,但双方意见大相径庭,生产商要求进口增长率限制在接近7.5%的水平,保障措施必须使用到2008年底。而进口商认为应该放宽限制,部分进口商认为中欧协议的水平可作为底线。

7月日,古铁雷斯也许是笑得最开心的人,中美在商贸联委会上达成知识产权等多项协议,美国赚了个钵满盆溢,而中国最关心的纺织品问题却仍无进展。

场景二:8月6日-7日旧金山第三轮磋商

出场人物:商务部外贸司副司长孙继文、美方首席代表斯普纳

8月的旧金山港口是中美贸易最繁忙的地方。这里每天有如云的船只开往中国,也有满载货物的中国集装箱船停泊,第三轮谈判在此举行。

磋商前,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起草了一份有关2008年前中美纺织品双边协议的提议,希望达成一个更全面的协议。看起来美国这次有极大诚意。

美国贸易代表斯普纳首次公开亮相,任美方谈判代表,由他领头组成一个由商务部、国务院、劳工部和财政部官员组成的跨部门谈判小组。中方代表则是商务部外贸司副司长孙继文。

6日上午,孙继文和斯普纳率领各自部属,在旧金山的马克·霍普金斯酒店登场,之后双方闭门谈判。

谈判结束后,中方代表团孙继文说,谈判虽有进展,但尚存分歧,未达成协议。斯普纳则说,我们都愿意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宁可多花些时间达成一个好的协议,也不愿意匆匆忙忙地达成一个不好的协议。

第三幕:初现曙光

场景一:8月30日-9月日北京第四轮磋商

出场人物:商务部副部长兼鄂州哪家医院治癫痫最好国际贸易谈判代表高虎城、美方代表斯普纳

谈判至此,专家有点看不透了,难以预测磋商结果,但有人估计,谈判的级别可能会提高,应该是副部长级别。专家说,谈判的争端还是设限的基准期上,美方一直要以2004年月到2004年2月为配额的基准期,但是由于过去一年纺织品贸易还处在配额限制下,中方坚持要求的基准期是从2004年4月到2005年3月。

8月30日上午,中方代表团由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代表高虎城任团长,美方仍是斯普纳。

高虎城PK斯普纳,被媒体称为“针尖对麦芒”。

高虎城,今年4月,临危受命为“商务部国际贸易谈判代表”。5月7日,他曾率团访美,与古铁雷斯、波特曼就纺织品谈判。6月日,他与薄熙来等代表中国与欧盟代表激战0个小时,最终达成协议,避免了一场可能的贸易战。

8月3日,美方突然传出消息说双方分歧太大,准备打道回府。

当日下午,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却传来新的转机,磋商将于9月日继续进行。这一信号被媒体解读为,中美双方即使不能达成协议,也能在重大问题上有所突破。

可是事与愿违,谈判最终不仅未达成协议,之后美国反而对中国的纤维布和胸衣设限,有人说,美国边谈判边设限,耍流氓手段。

出场人物:中国商务部外贸司司长鲁建华、美方代表斯普纳

面对美国的“毒手”,商务部部长助理傅自应言辞严厉地说,中方不会在原则问题上让步。

9月26日,第五轮谈判在华盛顿举行,此轮磋商降为司局级。

第二天,谈判会场意外传出喜讯:有进展,磋商延长一天。

美方询问了国内纺织业界意见后,第三天下午谈判继续,可短短一个小时后,美方出尔反尔,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弯,谈判再次陷入僵局。

随后,美国虽未对剩下的四类纺织品设限,但决定考虑对其它3个类别的纺织品设限。这3类包括将于今年2月3日配额期满的9个类别和4个新的类别。

0月6日,美国宣布第六轮在北京谈判,古铁雷斯还提出了附加条件,如果下轮仍然无果,将可能设限窗帘布。

专家表示,双方主要分歧在协议覆盖面、基数、增长率、有效期4个方面。美方要求协议覆盖所有类别的纺织品;其次,美方要求以去年我国对其出口量为基数。中方坚持基数为2004年4月日至2005年3月末;第三,美方要求纺织品出口增长率均限制为7.5%;第四,中国要求设限截至2007年末,美方要求直到2008年末。

第四幕:一触即发

场景:0月2日中国商务部大楼第六轮谈判

出场人物:中国商务部外贸司司长鲁建华、美方代表斯普纳

2日,双方原班人马在商务部大楼0层会议室悄然谈判。舆论普遍认为此次在中国谈判,形势对中方有利,将可能达成协议。次日中午,谈判出人意料地提前告吹,中方表示,不会签署任何有损中方权益黄石治癫痫那家好、不利于中国纺织业健康发展的协议。

与前五轮谈判相比,第六轮谈判不仅提前结束,而且双方也未表示将继续保持磋商。还有专家认为,中美之间在关键性问题上仍有很大分歧,谈判的焦点仍然是在基数的确定上,这是双方都不愿意轻易让步的核心。

此时,颇为“愤怒”的中国专家呼吁对美国出口的农产品设限。中美贸易战似乎一触即发。

美国贸易谈判办公室代表波特曼4日威吓道:“若协议无法达成,中国的纺织品生产企业及大量纺织生产工人将面临很不确定的将来,并只能接受一个低增幅。”

据参与谈判的美方官员称,中美主要分歧在于设限增幅:中方要求将2007年的设限增幅提高至20%,并将2008年的设限增幅定为30%;美方则只能接受2007年2.5%和2008年4%的增幅。

第五幕:柳暗花明

冬天来了,气温日渐下降。正如龙永图所说,贸易保护主义者终将得到自己设限的惩罚,0月27日,美国取消了对中国滑雪裤的设限,这是美国首次取消设限,他们担心冬天滑雪时没裤子穿?答案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从炎热的夏天到寒冷的冬天,历时五个月的中美纺织品谈判出人意料地在月份的第七轮磋商后达成协议。

可协议最终也改变不了中国纺织业遭受阵痛的现实,但愿这颗“苦果”不要苦得让人咽不下。

中华工商时报 

下一篇:没有了